从“财富错觉”中醒来

时间:2019-03-25 12:27:14 来源:当雄农业网 作者:匿名



居民大量资产的不匹配导致了财富结构和人口结构的不平衡。在这方面,潘英利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即“财富的幻觉”。 “财富错觉”特指一群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人,他们通常选择为老年人买房。然而,当这些人进入老年时,他们不需要消耗大量的房地产。他们需要用所需的养老服务取代房产。 。

中国的负债率正在迅速上升。相关数据显示,高杠杆率主要存在于非金融企业部门,政府和家庭杠杆率不高。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上海交通大学安通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潘英利指出,虽然高杠杆率集中在非金融公司,其原因与金融业息息相关:金融结构扭曲和金融财政化发挥在高杠杆率的形成中发挥重要作用。

潘英利指出,中国的“高杠杆”有很多原因:中国的国家信用担保,如国有银行,包括国有控股银行,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投融资活动,都是资本流动在国有经济中。国家信用担保可能导致双方的道德风险,导致信贷和债务超过适度水平。

商业用地的国有性也通过借入信贷来振兴资源存量,为地方政府提供了很好的抵押,因此政府可以充分利用信贷杠杆。

此外,股市功能的扭曲和失败使得经济活动需要更多地依赖信贷,也使得家庭资产的分配更倾向于房地产。

潘英利认为,由于中国储蓄率高,信贷杠杆模式下形成的高投资不成问题,但由此产生的资源错配是一个实质性问题。

国民经济分为四个部门:金融,工业,家庭和政府。其中,传统产业,房地产业和政府基础设施建设都供过于求。这些现象是中国过度依赖金融体系造成的。

“由于中国以股票市场为基础的基础市场资金不足,新兴产业和现代农业等高风险,低抵押品的高风险行业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发展受阻。”潘英利指出,中国人家庭将把他们的主要资产投入银行,因此这些高储蓄通过银行更广泛地分配给传统产业,房地产和政府基础设施的低效部门。潘英利说,这是资源的不匹配。银行信贷支持效率低下或效率低下的项目,导致银行坏账,导致一系列问题。

金融在中国具有第二财政功能。

从1995年到1997年,中国经历了银行职能的财政化,从1998年到2006年,它经历了股票市场功能的财政化。

在这两个阶段,如果是一个理性体系的债券融资,那么在改革的早期就必须有成本,在改革的后期会有分红,改革成本和改革红利应该通过国家债券市场来运作。人与人之间分享。

“银行职能的财政功能和股票市场功能的财政化是合理的,但它们并没有及时撤回,这带来了问题。”潘英利说。

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弗兰肯艾伦和他的学生钱俊的论文,中国A股市场的长期投资收益与GDP增长之间的相关性在1992年和1992年之间仅为9.67%。 2013年,而德国。两者之间的相关性为85%,俄罗斯为75%,日本为65%,巴西为43%。

可以看出,中国的经济增长并未反映在金融资产中,金融资产的家庭投资者并没有分享更多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成果。居民大量资产的不匹配导致了财富结构和人口结构的不平衡。在这方面,潘英利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即“财富的幻觉”。

“财富错觉”特指一群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人,他们通常选择为老年人买房。然而,当这些人进入老年时,他们不需要消耗大量的房地产。他们需要用所需的养老服务取代房产。 。

老年人进入老年后,对物质的追求正在改善。由于生育率下降,下一代劳动生产率不足,导致养老成本急剧上升。然而,上一代经常忽视养老金。所谓的“财富错觉”已成为未来增加成本和用未估值的现有资产衡量未来养老金的可能性。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需要具有技术和文化内涵的消费品,包括不断提供即时消费服务,这需要探索人力资本投资,技术开发,新的生产方法和新的商业模式。”潘英利指出,“但现在,扭曲的市场推动了房地产信贷的消费信贷。“那么你如何纠正这种“失真”呢?潘英利说,第一个是去杠杆化,第二个是改变政府的地位和职能。

目前,去杠杆政策措施正在全面实施。潘英利认为,在去杠杆化的同时,政府职能也必须真正转变,包括:

从帮助企业筹集廉价资金,提供担保,保护家庭投资者,防止商业欺诈,为企业发展创造生态环境,消除企业资产短缺,为高增长行业和高效率企业开放投融资。走道。

潘英利认为,这要求市场透明,形成生存和自卑机制。这需要依靠政府创造良好的法律环境,同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探索实时消费服务业的新商业模式,即如何界定权利和责任。

资料来源:《解放日报》2016.07.11第11版解放星期一/见

媒体链接

从“财富错觉”中醒来

作者:

张伟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